著名花鸟画大家陈鹏及作品赏析

导读:(陈鹏先生在现场创作中) 陈鹏(号天鹏),山东人,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张立辰大写意花鸟专业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国家画院国画院秘书长,文化部艺...

  (陈鹏先生在现场创作中)

  陈鹏(号天鹏),山东人,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张立辰大写意花鸟专业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国家画院国画院秘书长,文化部艺术基金会专家。现任中国国家画院花鸟画所副所长,国家画院研究员、大写意花鸟工作室导师、一级美术师,北京市国画艺术家协会副会长。

  陈鹏是著名花鸟画大家,其画风磊磊大方,笔法爽朗沉着,用墨甚精,有古法亦有现代气派。以自然为师,提倡传统经典文化,倡导深入生活、写生创作相结合的艺术主张;一贯坚持对诗词、书法、篆刻的学习借鉴,创造出独具风格特点、生意迥出的大写意花鸟画艺术作品。他强调,书画是小技亦复大道,伴勤奋悟性随百世,与天地共存其理,画家须心接万物,厚积薄发,寓新意于格法之外,写情理于精神之中,才能不落窠臼,创珠玉而遗与子孙耳。

  大写意花鸟画是中国绘画史上自明以后大师叠起的一个画种,历代大师之所以乐此不疲,因为在其中最能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思想,最能方便地进行笔墨抽象语言创造探索的领域,徐渭展其疯狂,八大陈其简洁,吴昌硕符之于庙堂之雅,齐白石在文人之趣外融入了农民画与儿童画的新意,潘天寿则以其博大的理性给了它以辉煌,相对于这些大师展示的风采,陈鹏做为晚辈后生,在当代以拥抱生活的热情,给这一领域带来了现代性的新趣味,生龙活虎,毫不逃避的禅境思维,一种充满韵味的天地。以此拉开了他与传统不同的角度,开始当代在花鸟画大写意领域的新开拓。

  如果说山水人物等其它画种还可以通过制作的技巧、繁细的泻染工序而掩盖其心性,大写意花鸟画就是一泓透明的冰水,人的品格心性倾泻纸上一览无余,赤裸裸暴露于观者面前,容不得半点掩饰,所有的法度都依靠日常的修炼,兔起鹘落之间文化积淀尽在其中,白纸为阴,墨为阳,阴阳之间演化万物,顿生万千气象,这是禅,也是道,是东方文化的众妙之门。中国绘画史上大写意领域蔚然大观,群峰叠起,层峦叠障,由徐渭、朱耷、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延续而来,传承有自,陈鹏将自己定位于这一正脉之下,不仅靠勇气毅力,关键是准确的判断力,是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本身的无穷魅力,以此为根基,他进行的所有美术话语的现代探索皆有了牢固的根基。

  陈鹏表示:“我对自然当中花草鸟虫的热爱,不仅仅限于是艺术家对创作题材的喜爱,更多是骨子里,牵动我灵魂与精神意志的热爱,我一方面在寻求笔墨、结构、动态等画面表达上的突破与创新,但更多的是我靠着那种非常主观的热爱在寻找艺术个性化上的表达,与对自然万物的感恩”。数十年间,陈鹏始终坚持写生创作,曾数度深入内蒙古额济纳旗沙漠地带,对着绵延千里的胡杨林近景写生,现场挥毫丈二巨作并留下了大量写生和创作手稿。如今,西双版纳的黄蝉花、一品红、芭蕉,广西的木棉,甘肃的向日葵,安吉的竹海,海南的火焰树等,都幻化为陈鹏笔下动人心魄的艺术形象。

  原文化部常务副部长高占祥在参观了陈鹏艺术展后曾高度赞扬:“陈鹏的作品很敢用笔、用墨、用色,并营造出了一种介于大写意与工笔之间的绘画样式。与此同时,笔法非常活泼,浓墨与飞白相协调,使得画面的空间感非常好,呈现出一种既空灵又不漂浮的画面状态。再者,陈鹏的书法与题款也非常精彩,表现出其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当然,最要肯定的还是陈鹏对生活的细致观察与体验,最终在画面中展现出他对生活的体察、感悟与理解,让我们每位观众都能与之共情。”

  陈鹏的大写意花鸟画代表了花鸟画从山水、人物画中间单独分隔出来,独立成一个画种之后比较成熟和传统面貌的延续。正如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杨晓阳在采访中所说:“陈鹏的作品画面冲击力很强,也极具美感和形式感,且能够彰显出丰富的人文精神与生活情趣。陈鹏虽是大写意花鸟画家,但他作品中的花卉或是鸟虫,都非常细腻,就比如说他画的鸟,鸟的眼神、身姿的辗转反侧、头身的比例和透视关系,都非常准确,这都源于陈鹏日常对生活的细致体察与感悟。而且我们总能从他的画面中,领略到生物饱满的生命力,例如鸟此刻的动态是想表达怎样的情绪,是想传达给观看者怎样的共鸣,而不单单只是一个绘画对象,一个造型符号,我觉得这是陈鹏作品当中最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的地方。陈鹏是一位多产勤奋、传统功力深厚、观察生活细致、表现技法随机应变,能够应付各种题材的、全面的花鸟画家,从他的绘画、书法,包括他题字的内容来看,他非常好地实现了中国传统文人画对‘诗书画印’综合能力的考察要求,是一位既继承传统又能够带着创新眼光面对生活的优秀艺术家。”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卢禹舜谈到:“陈鹏对中华文化核心价值的学习与掌握,对传统中国画的理解、认识和学习,我想在同龄画家中都是非常突出和优秀的;再者,他对生活的热爱和细致挖掘,都融汇在了他饱满、充实、多彩的艺术作品中,给人以非常向上的情绪感染;另外,陈鹏始终在寻求突破,寻求创新,如果说创新、创造是我们国家发展建设过程当中所要遵循的一种核心价值,那么在陈鹏的艺术探索过程当中,也体现得非常充分,你可以从他的作品当中观察到他打破了前人,或者打破了以往我们对写意花鸟画的理解,形成了带有陈鹏特色和风格的图式结构与创作方式,甚至我们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是陈鹏的作品;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非常注意个人修为的艺术家,所以我们也能从他的作品当中感受到那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以及上善若水等优秀的精神品格。概括起来说,陈鹏尊重传统、热爱生活、富于创新创造,是一位在创作上有成就、有突破、有贡献的,综合能力非常强的优秀艺术家。”

  花鸟画家常受到传统笔墨和题材的制约,同时也会受到诸多审美判断上的局限,陈鹏在花鸟画探索中最成功的一点,就是勇于走出去,大胆尝试别人不太敢走的路径,并最终实现了突破与超越。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何加林谈到:“陈鹏的花鸟画既有传统的笔墨造型在里面,同时又融入了西画的表现语言和对形的立体塑造,这在当下的花鸟画家中是不多见的。我认为陈鹏实际上是花鸟的‘情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在家里面养了各种各样的鸟,甚至有一次我们携伴去肯尼亚的一处鸟类博物馆,他能叫出其中很多鸟的名字,这让我非常惊讶,可见陈鹏作为一位花鸟画家,他不单单将鸟作为一种创作符号,而是深知鸟的习性、生活规律,这是不容易的。我们很多花鸟画家,往往会比较偏爱某几种鸟,但我们今天在展览中看到陈鹏的百鸟图,就能感受到几乎没有他不能画的鸟,花草就更不用说了。再者,我想说陈鹏的胡杨树真正画出了胡杨的本性,我们都能看到胡杨刚烈、坚韧、苍凉、千年不倒的那一面,很多画家也都是这么表现的,但只有陈鹏表现出了胡杨背后温情的一面,这温情的一面依靠很多细腻的笔触与微妙的笔墨,所以这也是隐藏在陈鹏大写意花鸟画中的一个特点。”

  从收藏的角度考察一个书画艺术家的未来,首先要看他曾经走过的整个道路,以及是否正脉传承,是否立足于当代美术学术圈的中心地位。陈鹏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侧身于当代花鸟画家张立辰门墙,又立足在中国国家画院这样一个顶级的学术平台之上从事专业教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以及他对中国画尤其大写意花鸟画探索过程中既尊重传统又勇于自己的创新和突破……我们不难推测陈鹏将来的艺术发展。

  画至兴处“指笔并用”。在中国写意花鸟画的色彩调配中,常有人将彩盘中的颜色在盘中调和多遍方落笔,而此时的颜色已变得灰浊、脏腻。陈鹏在课堂教学中多次讲过,画颜色要饱满、干净,切忌重复的调和。陈鹏所作火焰树,花朵色彩丰富、鲜亮饱满,先着淡色打底,画花朵水润的底部,顶端花瓣的展开部分用浓色重点勾勒,颜色随着花型结构来刻画,整体色调在变化中寻求着和谐与统一,浓郁处如烈火,淡色处水润清透,在墨叶的衬托下,艳丽非常。

  观陈鹏作画,其挥洒状态和解衣磅礴的动作,让人想到西方现代派的行为绘画观念,但他既重行为,也重效果,忘心忘境的同时,循规不逾矩,不是常人可为的境界。作品具备收藏价值,观者可赏,可以会心,诚如黄檗断际禅师之名言:“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陈鹏曾因进山写生而晕倒过,艺术家达到禅境不易,亦如是。

  陈鹏先生的胡杨树,不同于其他画胡杨题材的画家更倾向于表现胡杨死后的破败扭曲景象,他的胡杨树,更多的展现出一种精神气象,一种能傲立于祖国边陲,无垠沙漠中屹立不倒的伟大壮美形象。胡杨题材是陈鹏老师为了响应中国国家画院关于“一带一路”的号召而创作的。自从开始大漠胡杨的选题,陈鹏老师连续7年带领学生,一起深入内蒙古额济纳旗,对着绵延千里的胡杨林进行写生,留下了很多胡杨的照片素材和大量对景写生的手稿,其中有铅笔速写,也有很多水墨稿。一次次的写生中,各种生命状态的胡杨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他的脑海,胡杨精神也一直触动着陈鹏,也正是如此,他笔下的胡杨才更为动人心魄。自古中国文人寄物于情,陈鹏先生在创作中,赋予胡杨以中国人民顽强不屈的精神内涵。它不光给予了陈鹏创作的灵感,更是一种让他肃然起敬的精神象征:越是艰苦的环境中,越能激发出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优秀品格。而这百折不挠、不畏风沙的精神,也指引我们去面对困难,努力创造新时代、新生活,共筑和谐社会里的中国梦。

  陈鹏先生的写意花鸟画《溪野珍禽图》十二连屏巨作,共由12幅单幅六尺整纸作品构成,高1.8米,总长12米。画面中所描绘出丰富多彩的鸟类,共计46个品种、158只珍禽跃然纸上,其中包含的鸟类品种:八哥、斑鸠、大蓝山雀、鹡鸰、戴胜、翠鸟、鹩哥、大雁、鸳鸯、骨顶鸡、鹌鹑、河乌、鹎、鹬、鹊鸲、麻雀等,这些鸟类都是陈鹏先生经过数十年的研究、观察和写生,积累了大量素材,用凝练而生动的笔墨将其在一幅画中充分表现出来。作品采用通幅连屏的形式,整体组成了一张长十几米的大作品,每一屏又可以单独构成一幅完整的作品,这样的安排,既要整体设计,又需照顾到具体局部,其创作中的亮点,是这些每一只都栩栩如生、姿态各异、活泼跳跃的鸟,鸟儿有飞有落、或琢或游、倒垂眠卧,生趣盎然、变化丰富、表现难度极大,可以想见,非对鸟儿熟悉至极并且大量表现过而不可为之。而在配景中,画家陈鹏也融入了文人画常常表现的花鸟题材:松、梅、兰、竹、石、蕨类及枯树等,有机地融为一体,呈现出冬春交替的南方状态和自然场景。这些植物的穿插和生长与叠石溪水的关系,使得每一屏之间气息贯通,首尾呼应,而且文气十足,富有古意,满纸笼罩着铺面而来溪涧山林的疏旷野逸之气。纵观中国花鸟画史花鸟画名家巨幅作品本属极少,多以工细的手卷为主,如沈铨、边景昭的《百鸟朝凤》,或者林良《灌木集禽图》、王渊《梅雀报春》等等,大都只有几十只至百只鸟儿,而像陈鹏先生这样以写意、没骨相兼的形式所做的《溪野珍禽图》,不仅品种繁多、158只鸟的数量也是写意花鸟历代之最,而且将山水叠瀑、溪流浅渚、石坡蕨类等构成湿地沙丘、浅池塘口与大雁、鹡鸰、鹬类、翠鸟、河乌、鹭鸶等湿地鸟类相融合,与许多历代名家书画作品中的题材大相径庭,独辟蹊径,构思新颖别致,整体气势磅礴大气,充满了生生不息、生机盎然的山林野趣,毫无疑问,这在中国绘画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百鸟图精品巨作!

  陈鹏先生的作品,曾参加第八届、第九届全国美展,荣获文化部主办第三届、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优秀奖。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大型美展并获奖。作品还曾作为国礼赠送法国国家议会、英国泰特美术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美国国家艺术机构以及为西班牙、新加坡等中国驻外文化艺术中心创作永久陈列作品。

  出版有《陈鹏画集》、《陈鹏书画集》、《水墨动物画技法》、《水墨延伸—2001年当代中国画山水、花鸟、人物大展》、《今日中国美术》、《中国水墨画当代名家—陈鹏》、《当代中国画名家精英—由心造境—陈鹏》、《当代中国画家研究丛书—陈鹏》、《百年中国画名家书法作品选集》等三十余本画册,作品被编录入多种大型画集。(崔娜 常青)

  著名花鸟画家陈鹏作品赏析

  俯仰铭千秋 10mx2.5m 2018年

  俯仰铭千秋 10mx2.4m 2018

  《溪野珍禽图》十二连屏 11mx1.8m 2018年

  《溪野珍禽图》局部图

  《溪野珍禽图》局部图

  陈鹏 凤凰花开 137cmx68cm 纸本彩墨 2021年

  四尺条屏火焰树写生

  千载铸辉煌 224cmx554cm 纸本彩墨 2020年

  千载铸辉煌 创作场景 560x220cm

  陈鹏 晴晖 200cmx200cm 纸本彩墨 2021年

  陈鹏写生作品

  陈鹏 守望 62cmx33cm 纸本彩墨 2014年

  陈鹏 极乐天堂 244cmx120cm 纸本彩墨 2019年

  蓝花楹开催幽梦(145cm×365cm 2021年)

  断云接混茫 180cmx90cm 2018

  熤耀阳华 (192cm×484cm 2012年)

  雨林清啼 248cmx152cm 纸本彩墨 2019年

  陈鹏 雨林鸣离 137cmx68cm 纸本彩墨 2020年

  雨后芭蕉 180cmx96cm 纸本彩墨 2021年

  云行雨施赋流形 145cmx365cm 纸本彩墨 2020年

  扇面小品系列欣赏

  披风浴丹阳 208×118cm

  景洪一品红

  陈鹏 醒世不艳人 250cmx138cm 纸本彩墨 2007年

  赴西双版纳写生作品-黄蝉花

  红红火火图 137cmx68cm 纸本彩墨 2021年

全球艺术网提示:本页面内容及观点仅供传递信息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本网站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

关键词:
分享:
上一篇:著名花鸟画大家陈鹏及作品赏析 下一篇:贞观集团举行港澳冬季拍卖会

资讯

发表评论